美媒曝特朗普给前棒球运动员打电话 咨询防疫意见


安倍晋三指出,他已与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就最迟在明年夏季举办奥运会达成一致,安倍晋三透露,巴赫表示“东京奥运会可以在2021年夏季之前或者夏季举行”。图为庭审现场。海口海事法院 供图

中国当下已非疫情暴发和传播中心,对标中国确诊数量既无助于客观评估疫情,又会强化疫情与中国之间关系的刻板印象,对全球合作抗疫有害无益。WHO或其他国际权威的专业机构,应该给出一套客观评价疫情严重程度的科学标准,以便于各国政府和民众正确解读疫情信息。

至于日本政府有无可能根据为防备疫情扩大而修改的《特别措施法》(新冠特措法)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经济再生担当相西村康稔认为日本暂时没有必要这么做,“当前情况并不满足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所需的一个条件——疫情在全国迅速蔓延,并可能对生活和经济造成严重影响”。

“考虑到全球疫情蔓延,东京奥运会只推迟几个月左右的时间的话情况会很困难。”安倍晋三说。

美国“派对文化”,增加了防疫难度

美国的科技能力和政府动员能力还是可以放心的,正在不断提高效率、发挥作用。

很多中外媒体在报道这一信息时都用了“美国确诊感染人数超过中国”之类的标题或内容,这是值得商榷的。

特别是输入性疫情已经形成后,美国的防控形势就变得更为复杂。中国的疫情发展有比较明确的链条,防控重点也很清晰,但对美国来说,几乎是多点共进,防控难度就更大些。

无论如何,全球抗疫的焦点确实转移到了美国。美国的疫情形势关系到全球经济和金融的稳定,确实举足轻重。应该承认,此次疫情早期各国的准备都嫌不足,美国也未能例外。美国政府是最早采取口岸管制措施的国家之一,但新冠疫情高传染性和无症状传播的特性,还是没能防住疫情输入。

疫情虽然是公共卫生议题,但背后涉及政治、经济、外交等一系列问题。科学家可以给出技术解决方案,但最终的防控政策需要纳入经济、政治、社会心理等各方面考量。我们在理解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抗疫政策时,都应注意到其中的复杂性,防止想当然地“捧一踩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