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封城”首日 游客明显减少
来源:罗马“封城”首日 游客明显减少发稿时间:2020-04-06 12:20:50


患者叶林某某,男,20岁,中国籍,云南昆明人,在美国留学。3月23日由美国旧金山乘机到达日本东京,3月24日由东京转乘CA926航班抵达青岛流亭机场。海关入境检疫采样后被送至崂山区集中隔离点进行医学观察。3月24日海关入境核酸检测和3月25日、28日崂山区疾控中心核酸检测均为阴性。4月4日晚患者自觉不适,4月5日因发热被转至青大附院崂山院区隔离治疗,当日崂山区疾控中心核酸检测阳性,4月6日青岛市疾控中心复核阳性。综合流行病学史、临床表现及实验室检测结果,专家组确诊为轻型病例,现已转至定点医院隔离治疗。同机抵青人员均于入境检疫后实施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因患者发病时已在集中隔离点医学观察11天,故无密切接触者。

“当我开始把管子放进(病人气道)时,就给了病毒被释放到空气中的机会。病人的气道在那个时候是完全开放的——没有口罩或任何东西(遮挡)。当插管进入气管时,人们会咳嗽,咳得深而强烈。我的面罩和头巾会被飞沫覆盖。它们通常是微小的液滴。雾化的病毒可以四处漂浮。你基本上就(像)是在核反应堆旁边。我会自信而快速地去完成,因为如果你第一次失败了,就必须再做一次,那就会带出更多病毒。”

德伯格葛雷夫此前是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一家大型州立医院的麻醉师,而现在,他的主要工作是为新冠肺炎病患插管。

文章还引述了德伯格葛雷夫的一段话,详细描述他工作的“危险”情况。

2020年4月6日0—24时,青岛市新增1例美国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回忆起自己每天经历的人和工作,德伯格葛雷夫表示,“每天晚上我都要和ICU的医生查房,检查我插管的病人。他们不被允许有家人或访客探望。我不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但我确实喜欢站在房间外想上一分钟,想想他们和他们正在经历的事情。我试着去想一些积极的事情——一个积极的期望。”

德伯格葛雷夫为病患插管时穿的防护装备 图源:《华盛顿邮报》

文中,德伯格葛雷夫介绍,“我一晚上工作14个小时,一周工作6个晚上。当病人吸不到足够氧气时,我就在他们的气道上插一根导管,使其可以通氧。这为他们的身体赢得了对抗病毒的时间。”

一则青岛志愿者一对一服务外籍隔离人员的视频在网上走红,两名外籍人员返回青岛的家中居家隔离,崂山区金家岭街道翻译志愿者刘燕(化名)变成了他们的代买帮手,从吃的、喝的,甚至是宠物用品,都由她来帮忙购买。“是挺忙的,尤其是到了吃饭点,我自己都顾不上吃饭,也得先把他们的饭解决了。”视频中的刘燕说道。香港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称,一名隶属香港西九龙总区机动部队的46岁男警长4日确诊感染新冠肺炎,该名警员与3月30日确诊的西九龙机动部队男警员,几乎没有直接接触,仅知道两人共用过警署内同层洗手间,或是接触了受污染物件,如把手或洗手盆等,而受到感染。

张竹君称,基于谨慎考虑,决定将在共用该洗手间的122名警员全部送往检疫中心检测。当中有3人出现不同程度的上呼吸道感染症状,因此会安排他们先到医院接受病毒测试。